0371-6777 2727

中小学教师荣誉获得的现状与教师体验研究

更新时间:2019-06-12

  www.90944.com教师荣誉获得层次在性别、任教学段、任教学校位置、教龄等方面均不存在显著差异。

  在教师获得荣誉的类别上,教学类荣誉最多,占66.6%;其次是论文评选类,占52.9%。由于教师所获荣誉多是县级、校级荣誉,这说明这两级教师荣誉的技术指向性教强。教师所获荣誉中,团队合作的荣誉也比较少,89.4%的教师所得的相关荣誉属于个人荣誉。这或许与教师所得的荣誉大多是教学类荣誉有一定的关系,多数教学水平比赛由教师独立完成。另外一方面也与教师荣誉体系缺乏团队荣誉有关。根据笔者的访谈,教师所获的团队荣誉包括优秀教研组、合作撰写的论文奖、团队教学设计奖等少数几类,除教研组外,团队荣誉的“团队”性质都是临时性的。

  (二)教师对荣誉设置、荣誉评选规则的了解情况较差;地方教师荣誉体系的多变性、评选规则的不清晰是重要原因

  问卷分析结果显示,分别只有10.4%、25.4%的教师了解有哪些省级及以上、市级及以上的教师荣誉。县级及以下荣誉方面,也只有42.3%的教师表示了解或基本了解。在访谈中,受访教师表示:

  “老师们参加评选一般是学校通知,或者是通过区县教育通②通知学校的老师。区里也会通知一些市级、省级或以上的荣誉评选。但这些奖(层次太高),一般的老师也不会去评吧。所以也就不是很了解。县里设哪些荣誉项目肯定有县里的考虑,但县里的项目也不固定,像前几年国家在评最美乡村教师,县里也设置了最美乡村教师,但现在又不评了。学校里设的项目相对是比较固定的,主要是学期末的优秀班主任、优秀科任教师、教学质量奖、优秀教研组。也会有其他的评选,这个要看校长,我们上任校长就设过教学设计奖,但这任校长就什么奖也没设置过。”③

  可见,对于层级越高的荣誉,教师们参与评选的可能性越小。县级、校级教师荣誉设置的多变性,这些因素都限制了教师对相关荣誉的了解程度。

  在“是否了解荣誉评选的相关规则”方面,规则被知晓度最高的荣誉级别为县级荣誉和校级荣誉,但比例也不高,比例分别为29.3%和23.6%。并且有31.7%的教师表示对所有级别的教师荣誉评比规则不了解;只有0.8%的老师表示了解省级以上教师相关荣誉的评比规则,即使在教师已经参与过的相关评比上,也只有25.2%的教师表示了解自己所参评的教师荣誉的时间安排与规则。在访谈中,受访教师表示:

  “很多荣誉评选通知在下发到学校时,应该是有它的要求的。一般是在教代会上由校长跟大家介绍下。老师们主要关心的是缺少哪些条件就不能参加、像年龄、请假次数、是否旷工,有没有考务事故、教学事故等的限制。一般只要老师的年龄符合,没出过这些问题,就可以参加。至于怎么能得奖,我们也搞不太清楚。得奖需要很多条件,你提交的材料要弄得好一点,要花时间去准备,还要看竞争和其他很多因素。学校里的荣誉要由学校行政会开会讨论决定。”④

  可见,教师对荣誉评选的具体规则、要求,并不是很清楚。根据《Z市教育系统先进个人评选办法》,十佳校(园)长、十佳德育工作者、优秀少先队辅导员、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评选条件是完全一致的,分为五条,第一是师德要求,要求教师“爱国守法、爱岗敬业、关爱学生、教书育人、为人师表、终身学习”;二是要求教师在教育教学管理能力、教育科研水平、教育教学服务水平上得到师生和上级领导的肯定;三是参加培训的时数要达到要求;四是教龄在4年以上,年度考核在优秀以上;五是在近3年曾获校级以上表彰1次。可见,相关荣誉的规则并不是很清晰,除作为限制性条件的第三、第四、第五条规则比较明晰外,第一、第二两条并没有附带的考察细则。且将四个工作性质、内容差异较大的荣誉列在同一个条件下,也并不合理。这种模糊性也影响了教师了解、研究荣誉规则的积极性,有教师表示所有的荣誉评选规则都“差不多”,参评相关荣誉就是“把自己过去的所有资料准备一遍提交上去”。可见,教师对荣誉评选相关规则不了解与评比规则的清晰性有紧密的关系。

  (三)教师对荣誉评比的公平性体验相对较好;过程性的积极体验得分高于结果性体验;消极体验方面“荣誉评选影响同事关系”得分最高

  关于教师对荣誉评比的体验情况,问卷和访谈结果显示,首先,教师对相关荣誉评比的公平性认可度相对较好。有54.5%的教师认为自己参与的荣誉评选比较公平或很公平。但也有65.0%的教师表示“某些教师似乎总是比我更容易获得教师相关荣誉”。荣誉评比公平性感知在不同性别、任教学段、任教学校位置、教龄等方面差异均不显著。问卷和访谈均显示,教师的不公平感主要体现在学校层面,即能否在学校层面获得公平的参评机会。问卷结果显示,超过一半的教师(50.4%)认为在学校里参加荣誉评比的机会不够公平或不公平。受访教师在访谈中表示:

  “如果有教师荣誉评比的通知,一般每所学校都有确定的名额。学校收到上面分配的名额后,还要在学校内部进行分配。名额多的话分配到各教研组,由教研组推荐;名额少的话有时候会通过全体教职工投票;学校也有现实的考虑:比如哪个老师要晋升职称了,大家就会被要求把荣誉机会留给他,让他在职称评审中加分。不管怎样,很少有教师会积极推荐自己去参加相关荣誉的评选,一是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评上,二是也不想得罪别人。但大家更愿意投票决定谁去参加,这样感觉更公平。”⑤

  2016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(16YJC880002)。